芳草萋萋

作文 5724℃

有一种草,有像芦苇一般的花絮,然而很小;有像狗尾草一样的身姿,然而更纤细。它像那些卑微的草,而它本身也同样卑微。

这一种我们不知名字的草,大人们说它叫茅。

记得小时候,每当河里的冰化了,燕子回来了,我便喜欢牵着羊去放。而往往,羊在草地上撒欢地跑,我和伙伴们却在草地上睡觉。这个时候,我们身边便长满一种鹅黄的芽,像所有草一样昭示着春带来的希望。他们是童年的茅。

当繁华的夏天来到的时候,因为它们的穗能在孩子的嘴里嚼出甜美的汁,所以那时候的它们备受我们的欢迎。快乐的人们,常常一人一把茅穗,甜过整个夏天。

这样看来,茅似乎很普通。春生,夏荣,和所有其他草一样。然而,到了秋天,它却不同了。

秋天的茅,穗都黄了,它开始飘飞自己的花,像荻花。那轻盈的穗是那样易燃,而且那茎秆在燃烧时会有“噼啪”的响声,于是我们有了新的乐趣——烧茅。

那时对生命的敬畏感少之又少,所以我们常听到茅草的“呻吟”而拍手称快,然后看着黑色的地面,满足地离开。我们只知道,春天,它们还会长的。

在我最后一次烧茅后,我突然问爷爷:“为什么茅被烧后还会长?”爷爷没回答,他弯腰拔起一根被烧过留下的茬,是茎的一段。他把它从中间撕开,我惊异地发现,那黑色的茎竟有一根鹅黄的芽,春天里的那种,带着希望的色彩。

“你烧掉它的一部分,但它真正重要的一部分却仍然是鲜活的,那是它的心。只要心不死,明年春天它们便会铺满大地了”。

当长大后的我再回想起这些话,突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是啊,对于一根有着鲜活的心得茅草,大火算什么?只要心还在,明年它还会芳草萋萋,依旧将整个生命的力量与希望铺满大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