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塔松

2019-11-22 21:01:16 作文 341℃

在大雪纷飞的冬天,小塔松却穿依旧穿着绿军装

小 荷

站在烈士陵园里,远远望去,像一座座绿色的宝塔,

排得整整齐齐,又像一个个绿三角,静静地竖在那里。

以前,我对塔松一年四季不落叶不知道是怎么回

事。上了自然课我才知道,塔松叶子像针一样,外面

包了层蜡,这层蜡能把想“出境”的水份挡回去。

不论是北风呼呼的冬天,还是阳光明媚的春天,

那一行行小塔松总是昂着头,挺着胸,显示出力抵千

军的气魄。

小塔松的叶子像它的盔甲,谁敢碰它一下,盔甲

就毫不留情刺你几下,让你下次再也不敢了。

冬天,大雪飘飘,小塔松像淘气的孩子,风伯伯

让它穿上白大褂,小塔松硬是把它脱下来,非要穿自

已的盔甲。

春天,冰雪融化,一阵风拂过,小塔松耸耸脖子

,晃晃身子,显得更加精神抖擞。

小塔松的叶子像一根根绿色的针,一簇簇像苍耳

的种子。上星期,我把一簇小塔松的叶子压平制成了

标本。它真像一把扇子。夏天,看到这把小扇,说不

定还能给你带来悠悠凉意呢。冬天看到它,你也会从

中年到勃勃生机。

在大雪纷飞的冬天,小塔松却穿依旧穿着绿军装

站在烈士陵园里,远远望去,像一座座绿色的宝塔,

排得整整齐齐,又像一个个绿三角,静静地竖在那里。

以前,我对塔松一年四季不落叶不知道是怎么回

事。上了自然课我才知道,塔松叶子像针一样,外面

包了层蜡,这层蜡能把想“出境”的水份挡回去。

不论是北风呼呼的冬天,还是阳光明媚的春天,

那一行行小塔松总是昂着头,挺着胸,显示出力抵千

军的气魄。

小塔松的叶子像它的盔甲,谁敢碰它一下,盔甲

就毫不留情刺你几下,让你下次再也不敢了。

冬天,大雪飘飘,小塔松像淘气的孩子,风伯伯

让它穿上白大褂,小塔松硬是把它脱下来,非要穿自

已的盔甲。

春天,冰雪融化,一阵风拂过,小塔松耸耸脖子

,晃晃身子,显得更加精神抖擞。

小塔松的叶子像一根根绿色的针,一簇簇像苍耳

的种子。上星期,我把一簇小塔松的叶子压平制成了

标本。它真像一把扇子。夏天,看到这把小扇,说不

定还能给你带来悠悠凉意呢。冬天看到它,你也会从

中年到勃勃生机。

在大雪纷飞的冬天,小塔松却穿依旧穿着绿军装

站在烈士陵园里,远远望去,像一座座绿色的宝塔,

排得整整齐齐,又像一个个绿三角,静静地竖在那里。

以前,我对塔松一年四季不落叶不知道是怎么回

事。上了自然课我才知道,塔松叶子像针一样,外面

包了层蜡,这层蜡能把想“出境”的水份挡回去。

不论是北风呼呼的冬天,还是阳光明媚的春天,

那一行行小塔松总是昂着头,挺着胸,显示出力抵千

军的气魄。

小塔松的叶子像它的盔甲,谁敢碰它一下,盔甲

就毫不留情刺你几下,让你下次再也不敢了。

冬天,大雪飘飘,小塔松像淘气的孩子,风伯伯

让它穿上白大褂,小塔松硬是把它脱下来,非要穿自

已的盔甲。

春天,冰雪融化,一阵风拂过,小塔松耸耸脖子

,晃晃身子,显得更加精神抖擞。

小塔松的叶子像一根根绿色的针,一簇簇像苍耳

的种子。上星期,我把一簇小塔松的叶子压平制成了

标本。它真像一把扇子。夏天,看到这把小扇,说不

定还能给你带来悠悠凉意呢。冬天看到它,你也会从

中年到勃勃生机。

在大雪纷飞的冬天,小塔松却穿依旧穿着绿军装

站在烈士陵园里,远远望去,像一座座绿色的宝塔,

排得整整齐齐,又像一个个绿三角,静静地竖在那里。

以前,我对塔松一年四季不落叶不知道是怎么回

事。上了自然课我才知道,塔松叶子像针一样,外面

包了层蜡,这层蜡能把想“出境”的水份挡回去。

不论是北风呼呼的冬天,还是阳光明媚的春天,

那一行行小塔松总是昂着头,挺着胸,显示出力抵千

军的气魄。

小塔松的叶子像它的盔甲,谁敢碰它一下,盔甲

就毫不留情刺你几下,让你下次再也不敢了。

冬天,大雪飘飘,小塔松像淘气的孩子,风伯伯

让它穿上白大褂,小塔松硬是把它脱下来,非要穿自

已的盔甲。

春天,冰雪融化,一阵风拂过,小塔松耸耸脖子

,晃晃身子,显得更加精神抖擞。

小塔松的叶子像一根根绿色的针,一簇簇像苍耳

的种子。上星期,我把一簇小塔松的叶子压平制成了

标本。它真像一把扇子。夏天,看到这把小扇,说不

定还能给你带来悠悠凉意呢。冬天看到它,你也会从

中年到勃勃生机。

小塔松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pic5.com/article/217.html